西堤满目尽桃花金石丨饶平石壁山书法石刻集录乡土丨大北山的名字

陪郭启宏先生夜游黄冈

因果定律:缘识郭启宏先生
漫谈饶平黄冈城,新县城的老故事
油灯光

正月初九夜九点。

郭启宏先生打电话过来,“我们一起去逛黄冈城好吗?”

“你不会觉得累吗?要是不累,我马上过去。”

“不会!我在酒店大厅等你。”

正月初八,郭先生还在京城,乘飞机到厦门而回家,可是飞机却晚点了,初八夜里一直在路上,到初九的凌晨才回到饶平,初九一整天,便忙于接待客人,我想这个晚上他老人家应该好好休息才对,没想到他还是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个他生于斯长于斯的老家。

我到华景酒店大厅接了郭先生,华景酒店就在黄冈大桥边,我们沿着黄冈河往下走……

刚下了一场雨,北风又轻轻地吹着,天时似乎好寒冷。

“郭老,会不会冷呢?”

“我在北京,昨天都下雪了,回到家乡总是觉得好暖和的。”

看着不远处的黄冈南门,郭先生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他说,他小时候就在南门长大,当时生活非常困难,当时他在饶平二中的前身瑞光台读书,冬天的时候还是光着脚丫,时常冻得直打寒噤……后来到汕头金中读书,他很拼命,当时的成绩是全级第二,本来是想报考北京大学,有一次春节回家,他伫立在黄冈南门那几根木头架起来的桥上,遥望北方,当时一想到北方那么寒冷,要是到北京读书,不会变成冰棍才怪呢!所以后来便报考了中山大学。

“您要是到北京读大学,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您了!”

郭老点点头。他到中山大学读书,遇到了恩师王季思先生,有这个名师,也就造就了郭老这个高徒。

郭老回忆着说,当时考上了中山大学,他的义父写了一封信,叫他去拜见饶平的前辈詹安泰先生,可惜刚开学,詹先生便被划为右派。他感慨万端,“詹先生对词特别有研究!解放前,他还推荐过饶宗颐到中山大学教书呢!”他说,没能亲聆詹先生的教诲,真是遗憾!

边走边聊,不觉到过了南门桥。突然间,又下起了小雨,没有雨伞。

我想找间有卖雨伞的小店,郭老说,不用啦,我们走屋檐下就行。

可能天时太过寒冷,虽然时间还早,可是马路上行人稀微,我们便走在人家的屋檐下。

“在人屋檐下,也不用低头。现在的马路比我小时候宽多了,过去木结构的房子,屋檐就是那么低。”

在人家的店面经过,郭老便问起了黄冈城的特产宝斗饼。他说,黄冈最出名的当算宝斗饼了,他在瑞光读书的时候,偶尔父母拿点钱买笔墨纸砚,他会想法少买点,去买个宝斗饼解解馋!

他也说,汕头老妈宫的粽球也不错,过去读书的时代,肚子太饿了,他有一次到老妈宫粽球的店里,还在想,什么时候能有把老妈宫粽球吃个够的日子?

边说边行,到了丁未路了。

郭老的老家就在这里,他中午的时候已经回家了,现在晚了,他说,虽然很想回去,但是他年迈的嫂子身体不好,怕打扰她和家人的休息。

在丁未路边站了一会。郭老似乎有好多话要说,他说起了黄冈丁未起义。他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这次起义在旧民主主义革命中创下的“六个第一”,像“第一次使用青天白日徽的旗帜”等等,虽然这起义过去一个多世纪了,可是那些历史故事一直在饶平人传播着,像当时的参加革命历史的黄冈人余既成的事迹后人永远不会忘记……

郭老不愧是文史专家,他编了那么多像《司马迁》、《李白》一样的历史剧,对家乡的历史也是了如指掌。

“您怎么不编出潮剧呢?”

郭老谦虚地说,就怕编不好,愧对于父老乡亲!

他说,他回家的时候还是喜欢看潮剧,早上,潮剧团的郑舜英还打电话请他去看戏呢。要是时间安排得好,他一定会去欣赏!

说着,到了小公园了,他回忆着,过去小公园前有一个小水池,那时池水清澈,他经常在这里戏水,可惜现在被填了……

慢慢走着,到了红星影剧院,郭老问我,现在还有没放映电影?

“早就没有了!”

郭老摇摇头,他说,要是还有放映电影,你家就在附近,看电影就最方便了!

这是中山路的中间了,郭老说起了四狮亭,讲起了请枫溪吴殿邦书写“乡贤大夫”、“龙章宠锡”两块额匾的旧事……可惜文革期间被拆除了。

郭老说,以前饶平有办了〈饶平报〉,他写了〈黄冈城杂记〉,怀旧,其实就是为了对新事物更好的追求!

走到东门了,有好多在买水果汁的小摊挡。郭老说,他喜欢家乡的蔗汁,清毒解热。

可是逛了几个摊挡,晚上就是没有榨蔗汁,我说,我们随便喝杯水果汁吧,可以在椅上坐下休息一下。

还是下着绵绵小雨,我们坐在大雨伞下的塑料椅上,叫了两杯菠萝汁……

三句不离本行,郭老又说起了戏剧。讲那些潮剧界编剧张华云、卢诗吟、李志浦……讲演员陈学希、方展荣、陈怡凰……最后他骄傲地说,我们饶平潮剧团也出了一个名演员,那就是陈燕鸣!

聊着聊着,口似乎也干了,再要了两杯芒果汁……

吸着芒果汁,他略有所思,不禁称赞说,还是家乡的水甜!要不是北京的事务太多,他很想回家安度晚年!

东门的小摊挡在吆喝着“糖葱薄饼!”

郭老说,我们走了,过去看看!

走近摊前,闻着那糖葱饼的香味,郭老说,以前他很喜欢吃这小食!

我想掏钱买几个,郭老说,吃不下了,这东西要趁早热吃才好!

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我怕郭老太劳累,便说,还是回酒店休息了吧?

郭老说,逛逛就行。他回酒店还得再看看一篇讲稿,潮州电视台请他去讲古诗词讲座,他得做好认真的准备,要讲得好才行。

叫了辆街车,回酒店。可是郭老还是对这个小城恋恋不舍!

正月初九晚上九点,这样的时间,或许也就暗示着一种长长久久……我也祝愿郭老能健康长寿,多创作一些优秀的作品!记得有人说过,一个老人就是一座博物馆。这个晚上和这个写过千万字以上大作的贤者一起,收获甚丰,收获的不仅仅是他博物,更主要的是一种精神! 郭启宏,1940年6月9日(农历)出生,潮州市饶平县黄冈镇人。当代剧作家。1957年毕业于广东省立金山中学(汕头),1961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师从王季思教授)。先后在中国评剧院、北京京剧院、北方昆曲剧院任编剧、副院长,现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级编剧,兼任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戏剧家协会主席,受聘为中国戏曲学院客座教授、广东韩山师范学院客座教授等。16岁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发表各类作品800余种,近1000万字。有28部(篇)作品获55次国家级或京沪市级奖。 他的主要荣誉:三获文化部最高奖文华剧作奖、四获中国剧协最高奖曹禺戏剧文学奖、三获中国电视艺术最高奖飞天奖,还有中国话剧个人成就最高奖话剧金狮奖、北京文学艺术最高奖老舍文学奖、北京舞台艺术最高奖金菊花奖以及诗歌、小说、散文、论文、广播剧等方面的多种奖项。作品有话剧《知己》、《李白》、《天之骄子》、《男人的自白》,昆曲《南唐遗事》、《司马相如》,京昆合演《桃花扇》,京剧《司马迁》、《情痴》,评剧《向阳商店》、《评剧皇后》、《成兆才》,河北梆子《忒拜城》等,结集《郭启宏剧作选》,小说有《白玉霜之死》、《潮人》、《殇之雄》、《蚶壳嫂》、《阿荣》等,散文集有《四季风铃》等,电视剧有《白玉霜》、《朱元璋》、《东周列国》(与人合作)等。其散文、随笔连续多年被选入中国年度最佳散文、随笔选集。

戏剧界称其为中国当代戏剧创作“三驾马车”之一,曹禺集杜诗“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以赠,王季思称其是“兼有作家天赋和学者功力的才子”,撰联“月魄诗魂字字带灵气,指奸斥佞句句挟风雷”以赠,于是之称其“是一个有才、有学、有识的人”,刘绍棠称其“博学多才”,“是一个有识之士,有志之士”。
责任编辑:西堤满目尽桃花